在窗上做上一幅美丽的窗帘,我在床头放一个普通的小收音机,在墙角做一个书架 都默默的在爱着这些人。想起这一些与那一些人,心里只有欣慰与安宁,里面没有   孩子,人生最可贵的事情,在我看来,便是少年的迷茫。迷茫“生”的问题, 我是一个以本身生活为基础的非小说文字工作者。要求自己的,便是如何以朴实而 ,我亲爱的小弟弟,你去打架了,打了又打,哭了又哭,叫了又叫,只因为这一切 今日我们本身的必须过程,它存在我们生命中,是遗失不了的。收集东西不算收集 世界末日,把一切的错都招来放在自己心上,默默的受磨折,日而久之,影响到往   看见嫂嫂对母亲的猖狂,看见哥哥的纵容妻子,看见母亲的忍辱和委屈…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