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当时也不是介绍对象,就在互相有点好感,然后就通信。当时我被分到四川三线工厂,也   一群东南亚华裔妇女操着一口难懂的话吵嚷着抱怨,她们的头发都该上油了。   归了包堆儿一总卖掉,我只能给您这数儿。”   “不想干嘛,什么也不为,将来往后你们能拿我当朋友,有了难事第一个想起来托我办   房门“哐”地一声被推开.日光灯跳了一下,大放光明。   她沿着铺红地毯的走廊往里走,穿过一间间厅堂。   “和这种无知的人吵什么?”她说。   一时两人都有些伤感,各自垂头不语,气得氛变尴尬。   “你就搬我那儿去,我别处还有房子。”钱康在一边收着小摆设说。 地浑身乱颤地笑: